苍山不墨

叶吹,叶粉。




不墨。

[委员长生贺]日常





“从并中毕业有两年了呢,狱寺君。”

“说的也是,十代目。”

“明天校庆日就可以见到大家了呢,啊,好久不见京子,小春她们了,蓝波和一平也长大不少了吧,现在都是小学生了。妈妈…!”

“…妈妈应该也挺好的吧,还有没有在担心什么……”

“啊,抱歉,狱寺君,我突然说这些,自顾自的。”

“没关系的,十代目。没关系的。”

“虽然说是跟着Rebern先生出去学习了两年,但母亲大人不是同意了吗?”

“既然现在Rebern先生让我们回来好好休息一下,那就打起精神起来吧。”

“也…是呢!”

“终于,回家了啊。”










傍晚  并盛中学

云雀躺在天台上休息时听到了楼下传来一阵细细碎碎的言语声,夹杂着“小心!”“轻点!”一类的词语。

哦?发生了什么。



“啊,都说了轻点了!武藤你小心啊。”

“我知道的,不过这花车好大啊。”

“我就说是不是尺寸错了,不然怎么到现在还没做完。”

“明天可就是校庆了!女生都把游行的服装准备好了,我们男生可不能落后啊!”

“那当然了!”

“不是我说,咱们已经落后了吧。”

“这种小事,无视无视。”





“你们几个———”

“哈依!!是!”

背后传来的清冷声音让本来就有些紧张的几人一下子绷紧了神经,

“——放学后无故在校逗留是违反风纪的。想要在此被我咬杀吗。”


‘风纪’?


‘咬杀’?

??? ???


这个说法,该不会是,不会是,并中传说中的鬼之风纪委员长,云雀前辈吧!!!




“咦!!是云雀前辈??!”

“嗯?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不……那个……那个,其实我们在做明天下午游行用的花车,进度差了点……所以,所以想要带出去做…。”

“对不起!!我们下次一定会注意的!!”

校庆的准备吗?

“该做的事就早点做完。再让我看到你们违反风纪,咬杀。”

“是!!对不起!!”

几个人看着云雀走远,衣角也消失在转角处才松了一口气。

“呼——,不是说那位云雀前辈已经离开并中了吗?”

“谁知道呢,可能是校庆才回来的吧。”

“快走快走了。”










5月5日   并盛中学


今天的并盛中很热闹,学生们一大早就支起了摊子,拿出了准备好的东西。小吃,茶餐厅,鬼屋,天文馆这些校庆必不可少的铺位也都热闹的开始招揽客人。

“嗨嗨~请到这边来看看!准备了很多精致茶点心的茶餐厅哦~”

“这边也是!文学社和戏剧社共同推出的舞台剧哦~下午一点钟开始,请大家务必——前来观看~”

“可丽饼哎,可丽饼~这位小哥,要不要可丽饼啊?”

沢田纲吉笑着拒绝了那个热情推销着可丽饼的同学,继续在校园里逛着。

并中还是那个样子啊,变化不是很大。

不知道云雀前辈有没有回来,听说这两年他在发展一个组织,也没有在并中待着呢。


“阿纲,阿纲!蓝波大人要吃章鱼烧!你走太快了!”

“阿纲先生,这里!”

蓝波和一平也没什么变化呢。某种程度上真是辛苦风太了。

沢田纲吉应了一声,向卖章鱼烧的小摊子走去。


“哈哈哈哈哈,章鱼烧,好吃!蓝波大人还要吃好多好多。”

“不行,蓝波!会肚子疼!”

“蓝波大人才不管呢~”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不要闹,不然待会会走丢的哦。”








虽然很热闹,但是没有什么异常。

云雀在校内巡视着。

看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风纪委做的还可以。







“十代目!”

“狱寺君。啊,还有山本和大哥。”

“嘿嘿,阿纲。你和小鬼们在一起啊。”

“啊,沢田。我们刚才还在找你呢。”

“ciao~”

“Rebren!你来了啊!”

“那当然了,你以为只有你们回来了吗?还有,阿纲,你刚刚是带着蓝波他们走丢了吧。”

“哎——只是走散了,Rebren。”

“十代目说的没错!走散了都是我注意力太不集中了!”

“呀,我不是这个意思,狱寺君——”

“没关系,都是属下的我的责任。”

“啊哈哈,阿纲你们在玩什么?”

“啊——这个……”



“哼,果然不论过了多少年,成长了多少,蠢纲他们都还是这样啊。”






“对了!沢田,我们去看舞台剧吧!京子她们在那里等着了。”

“哎,京子和小春吗?”

“是,那我们走吧!”






“舞台剧要开始了呢,小春好激动!”

“恩,看起来很让人期待呢。”

“不知道阿纲先生能不能赶过来。”

“没关系的,哥哥他们去找了呢,一定能找到的。”

“说的也是呢!”




“啊,京子酱,你看那里,他们过来了呢。”

“真的呢。哥哥——这里——”

………………


“京子,小春,好久不见了呢。”

“恩,好久不见了,纲吉君。”

“哈依,好久不见了,阿纲先生,小春很想你呢。”



………………

“妈妈,游行好像要开始了呢~”

“啊,真的。不知道纲君他们逛到哪里了呢?”

“那我们慢慢走吧,说不定就碰到纲大哥了呢。”

“好的~”



………………



“游行~!哈哈哈哈哈,蓝波大人也要参加游行~”

“等等,一平也要去。”

“啊,你们两个慢点。”

“真是热闹啊,阿纲。”

“极限的热闹呢!”

“也是呢,哈哈。”



………………



“十代目,怎么了吗?”

“刚刚,我好像看到云雀前辈了。是错觉吗?”

“云雀?哎哎,我没有看见呢。狱寺和前辈看见了吗?”

“我没有。”

“极限的也没有!”

那,果然是错觉吗?

“不是错觉哦,云雀也回来了。”

“Rebren!你又从哪里出来的?啊,你刚刚说云雀前辈回来了?”

“恩。很巧的和你们赶在一起了。现在应该是不能忍受群聚走了吧。”

“哎,很巧吗?”

“话说回来,阿纲,你不去找云雀吗?”

“找云雀前辈?啊,确实,很久没有见到云雀前辈了,不过——”

“今天是云雀的生日哦,什么,身为家族的BOSS竟然这个都不知道吗?”

“咦!好像,好像是听人说起过——”









“云雀——”

“云雀——”

这么在学校里喊真的好吗?虽然可能会很快的找到云雀前辈,不过他会咬杀我们的吧。

沢田纲吉挂着黑线看山本和笹川大哥他们在校园里喊。

校园里的人大都去参加游行了,现在清净了不少。

果然,还是先找到云雀前辈比较重要啊。

“狱寺君,我们也一起喊吧。”

“十代目说了的话……好的。”

“云雀前辈——”

“云雀——”



╬   ╬   ╬

“你们几个,在干什么?”

“啊,云雀你果然在啊,小鬼告诉我们你会在学校果然没错啊。”

“恩,极限的可靠啊!”

云雀前辈果然生气了!大哥你们看看情况啊!

“学校内禁止大声喧哗,你们几个将要在此被我咬杀。”

“就先从你开始吧,草食动物。”

“啊啊,请先等一下,云雀前辈!”

“我现在不想听解释。”

“哦呀,草食动物,这两年你有进步啊。”

“校园内也禁止打架的吧,云雀前辈。请等一下啊。”

“说吧,找我什么事?”

突然就等停下来了,不愧是云雀前辈啊。



“那个……今天是云雀前辈的生日吧?”

“嗯?你想说什么?”

“这个,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要一起逛逛——”

“嗯?”

“不!没什么。”

“总之,祝云雀前辈生日快乐!”

“啊哈哈,果然云雀你不要和我们一起吗?那祝你生日快乐了。”

“恩,新的一岁。又长大一岁了啊云雀,要极限的努力啊!”

“恩,生日快乐了。”

“…你们几个要啰啰嗦嗦的说到什么时候。”

“那,我们先走了。请云雀前辈收下这个吧,可能准备的有些仓促……”

“失礼了,我们告辞了!”

云雀拿着一个大的纸质提袋,那几个人融入到人群中了。












夜,云雀恭弥拿出了那个颇有分量的提袋。

一本书。《与人沟通的艺术》。

一个小孩子的悠悠球。

一个束发的头巾。

一个鬼面具。

一捧干花。

一个苹果糖。

还有一个……西瓜。


果然,还是应该把那几个人咬杀掉的。










看完家教有些时间了,校庆的部分没有考据,按照普遍的写了。
只是一个27他们两三年后回并盛的日常。写的比较仓促,所以很糙很糙……
嘛,当对话段子看好了。
重点是委员长的生日!委员长的生日!!云雀恭弥君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