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山不墨

叶吹,叶粉。




不墨。

【叶黄】风雪吹白首(上)


“这是传奇,可对他们来说也不过是平平淡淡的一生。”

“大义啊!”

“老人家,您说的斗神和剑圣那么好,才子佳人,这般倒是可惜了啊。”
 

“曾有人问过剑圣,那个约定是不是他听到的最浪漫的话了。剑圣的反应和人们想得很不一样,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反驳,倒像是想起了什么。他说道,‘没什么浪漫不浪漫,只是情谊深重。’

那时,正逢斗神与剑圣分开,斗神因名被人追杀,剑圣一意前去救援。”

“北方?北方!”







“往常隔壁茶馆的陈先生喜欢给大家讲些关于江湖的事,那些声名气派的大势力,形形色色、诡谲高超的江湖客。

  今天人也不多,你们聚在我这,乐意听老头我讲些原来的故事。那我就给你们讲一个,一个曾经就是传奇的故事。”

讲话的老者坐在一个简陋的茶棚下,虽然衣着简单、满头华发,但淡定从容,眼睛藏着洞彻和清明,倒是不凡。他的周围坐着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和刚刚老者口中隔壁茶馆的火热景象大不相同。

但双方都没有介意,听者认真,讲者声音顿挫,好像在追溯自己的回忆。

“那个故事发生在乱世,就在我们这片土地上。当时和现在可不一样,和平年代,都悠闲悠闲的,还有人把鸡毛蒜皮的小事当成江湖的大新闻,把一些自诩清高的二流高手当成大侠客。那里面对的是家国的存亡,数万黎民的生死。出过真高手,有着真侠义。

古人云,乱世出英雄。这是有着真切的道理的。”

“虽然江湖人士从来都不愿牵扯上朝堂,但那个时候,一些有志的义士都通过自己的方式施以援手。这是每个江湖人都该有的大义!

  其中有两个人为战局做出了巨大贡献,扭转了原本不利的局面,拯救了天下苍生。他们就是这个传奇的主人。”

老人喝了一口茶,看看众人认真沉浸的神色,继续开口。

“他们被世人称为斗神和剑圣。至于本名,估计知者甚少,也就没有流传下来。但从另一方面说,也是斗神和剑圣的名声太大了,人们只记住了它,也只这么敬畏的称呼他们。”

“正如你们所想,斗神和剑圣都是江湖人士,而且是绝无仅有的高手。他们二人原先并不相识,真论起来,斗神还是剑圣的前辈。虽然年龄相差无几,但斗神是年少成名,在江湖上早有威望。

  他们二人的相识是在战乱发生之前。

  听说,那是一个落叶纷纷的秋天。斗神躺在一棵树上休息,把自己隐在了唯一一颗落叶较晚的红枫上。

  以斗神武功之高,他躺在那,不想让别人发现别人也真就无法发现。

  平静是被一个年少的侠客打破的。那个侠客从后方施展轻功拦住了一个正从枫树下路过的中年人。

  那个中年人平平无奇,被侠客拦下后一脸诧异。当看到那侠客只是少年人的模样,就没去忌讳侠客挡在他面前的剑。想要继续向前走。

  当然是没有成功。要说那侠客为什么拦下他?倒真没有那么复杂。那侠客开口问了中年人一段话,‘就是你刚刚在路上和那个赶考的读书人争辩的,说读书做官不如出来闯荡江湖,没人能够约束,不用在意那些陈旧迂腐的礼节,想干嘛就干嘛,比在朝为官好了不知几何?你可承认?’

  侠客的话清晰有力,没有不满没有赞赏,让中年人不知他拦下他说这些有什么意图。不过,那个中年人还是承认了。

  侠客一声冷哼,不再看向中年人,但还是开了口,‘读书人有读书人的气节,那个人不在乎官位大小,只愿护一方黎民,世上若多个好官有什么不好。你揪着他的衣领是想和他比力气吗?而且你年纪这么大了不会还要我告诉你江湖人不是想干嘛就干嘛,而是秉一份原则,有一腔义、胆,才可踏足的。不然当个泼皮无赖,可别说是自己是江湖人。’

  那侠客的声音清越好听,但话就没那没好听了。被一个小辈毫不客气的说教,中年人很有几分气愤。

  不过,他并没有立刻和侠客动手。因为在那个年轻人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凌冽的气势和坦坦荡荡的侠意。那个中年人克制了一下,先是开口发问,‘无知小儿说得倒是好听,你这般大义,以后国家危难,你倒是去拯救黎民苍生。’

‘那是自然。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就算不是江湖人,也是要去的。哼,和你这种人我倒是多费口舌。’

  侠客对中年人的话嗤之以鼻,真的懒得开口了。

  果然,中年人也恼羞成怒了。他举起拳头向侠客扑去。只见侠客轻轻一闪,剑鞘在枫树上轻轻一磕,落下的枫叶落了中年人满身。

  这时,中年人才反应到了危险,急惶惶的跑走了。

  那个青年侠客没有去追。”

老者话音落下,停歇了一会。周围的人都还在对那个侠客表示叹服,小小年纪就有如此见识,果然是个人物。

“常老,然后呢,那个侠客就是剑圣吗?”

“对啊,还有躺在树上的斗神呢?剑圣能够发现他吗?”

老者喝了口水,继续讲到,“那个青年侠客正是刚刚名声渐起的剑圣。说到他没有去追那个中年人,但他也没走。他还是站在那棵枫树下。果然,他还是察觉到斗神的存在了。

  其实一开始他是没有发现的,当他用剑鞘轻击树干时,他才察觉了上方细微的动静。

  剑圣在枫树下站了片刻,上方有声音传来,斗神也是出声说话了。

‘你专程来追那人为了什么?’

‘胸中有言,我自然要来。就像心中有言,我自然要拿起剑和你切磋切磋。’剑圣把手中的剑向上举起,他能感受到上方是一个高手,而且气息干净磊落。和他是一路人。

  斗神闻言也是笑出了声,从红枫间飘下。这两个人的初识是一场快意的比试。都是少年才俊,都是当世人杰。

  当时的剑圣还没有后期那么出神入化的剑术,惜败斗神一筹。但两人也是成为了好友。

  据说当时的斗神还和剑圣说过一句,‘处处皆江湖,虽然我没有赞成那个人的意思。’

其中深意就看后人各自领会了。

  呵呵,不要看初识时,斗神和剑圣都是一副通意晓理样子,这二人在坊间传闻中可没那么不好接近。

  斗神其人除了武功高强外,也很是善辩。倒不是他爱和人争论什么,只是他一开口,不是引来一众人的拜服,就是引来另一众人仇视。不不不,不是你们想的那个仇视,而是气的人想打他那种。呵呵,剑圣就说过,斗神啊,五行有缺,欠打。

  而剑圣也有一个很大的特点,不是指剑术的精妙,而是话多。剑圣这习惯是怎么养成的没人知道,但随着他剑圣的名气越来越大,话唠的习惯也越来越出名,比斗神的善辩传的还要广。

  在战争开始前,斗神和剑圣一起游历过一段时间,后来有事便分开了。

  那可能是最后一段宁静了。

  后来,国家边关告急,北方和南方先后传来战报,无数将士赶往了边关,一时间死亡无数,人心惶惶。朝庭努力的维护自己的国土和子民,奈何其力不足,逐渐出现了败退。

  就在黎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北方的战线传出来一个消息,局面暂时稳住了。

  人们不禁感到了些振奋,这是无数坏消息中难得的好消息了。当时,随着这个消息传回来的还有一个称号,斗神。

  对,就是江湖上的那个斗神。

当年他和剑圣初识时,没有说过他的想法。但就像剑圣想的那样,他们果然是一路人。斗神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战场上。

  或许,你们在想了,斗神一个人,怎么能够左右战争的整个局面呢?但斗神就是做到了,所以他才是斗神,那个时代活着的传奇。

  斗神不仅通过高强的武功斩杀了敌方的多员大将,还精通战略的部署,和被派往的将军一起布置了一出出的奇袭。斗神这个名字的出现,大大提高了军队中将士们的士气。虽然斗神是一个江湖高手,但老头我相信他有着率领人的大将之风。团结在他周围的人会越来越多,因为他们相信,相信斗神可以带他们走出一条保卫家园的路,一条可以回家的路。

  斗神值得他们的信任。

  斗神出现后,北方战线逐渐稳定。那个出兵的国家多次尝试,最后出现了退缩之意。开始驻兵不动,观望咱们国家南边战线的消息。

  他们因为形势暂时消停下来,但一旦南方战线出现问题,他们必然也会发动攻击。

  这时,我想你们肯定就想起了另一个人,剑圣。

  确实,在斗神出现在北方战线时,当初有事和他分开的剑圣正好前往了南方战线。南方战线的形势也因为绝顶高手的加入而略有松缓。不过,最终还是没有出现像北方战线一样的情况。

  原因有很多方面,不能就此说剑圣的武功不如斗神。
在南方战线,那个国家的力量更为强大,也投入了大量的军队。我国分战两边,兵力不能集中,多数要靠地势和策略击退敌人。剑圣武功虽高,但到底是个潇洒自在的江湖人,在行兵的谋略上略短,能力受到了限制。但就像他曾经说过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大义当前,不管他能够做到多少,他站出来的可是毫不犹豫。

  南边战线就这样陷入了僵持。”

说到这里,老者也是缓缓的舒了一口气,端起茶杯,浅浅地喝了几口。周围的人有的也放松了下刚刚绷着的筋骨,眼中神情复杂,好像还在回味。

“常老,这战线还就这么僵持了下去不成?”终于还是有人忍不住发问。

“对啊,还有,我可没怀疑斗神和剑圣的武功,这两人都是绝世高手那是肯定的,我就是有点好奇,他们到底谁厉害?那时就没个武林排行榜什么的?”

听着被抛出来的话题,老者又开始讲述,“战线当然没有僵持下去。原因嘛,呵呵,我们先说说这武林排行榜。

  那个时候确实不像现在一样,有一个明确的榜单。说起来,还是要说当时没人说要开一个正经的武林大会。不是没人有心思,而是有心思的人没有那份号召力,而执牛耳者的那几位一个比一个自在逍遥,只有比拼之意,没有争斗之心。事情就这么落了下来,到底谁是那个武林第一,也没有了定论。

  不过,有些东西大家心里自然有数。就像现在的榜单,上面就是尽数的高手吗?也不尽然。

  从我个人看,斗神和剑圣应该已经代表了那个时代的顶尖水准。谁胜谁负,说不定就是一招的发挥而已。

  话说回来,这战线没有僵持下去的原因,还是和斗神有关。

  长期的僵持对敌国没有好处,但我国的消耗也是甚大。斗神听说南方战线的消息后,和守地的将军商议,暗中发动了一次奇袭。这次奇袭,使得北方敌军元气大伤,即使多有不甘,也还是干脆利落的撤离了。

  至此,我国可以稍稍松一口气。当然,敌人撤走后,北方的守军也没有立刻调离,以防敌人再掉头来个突然袭击。只是有一部分人赶往了南方边境。

  斗神当然也是去了。且不说为家国而战,就说剑圣此刻还在那里,他也是要去的。

他还要去讨一个切磋的机会。”

“他们以心会友,手下见真章。这次相遇,应是斗神和剑圣在上次分离后的第一次见面。这一次,他们共同出现在了战场上。”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