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山不墨

叶吹,叶粉。




不墨。

【叶黄】风雪吹白首(下)


手机发布就不发上的链接了,感谢喜欢。






    “斗神当然也是去了。且不说为家国而战,就说剑圣此刻还在那里,他也是要去的。

    他还要去讨一个切磋的机会。

    他们以心会友,手下见真章。这次相遇,应是斗神和剑圣在上次分离后的第一次见面。这一次,他们共同出现在了战场上。

    自古,英雄惜英雄。在战场上为了共同的目标奋力拼杀,而有一个人,他可以和你站在一起,可以在千军万马中托付彼此的后背,他懂你的想法,理解你的行为,何其有幸!世人不知道斗神和剑圣的关系是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好的,但是他们都说在战事后,这两个人一定早已是知己挚交。

    我们再说回那次南方边境的战事。

    有了斗神和一批军士的加入,战事的优势开始向我国倾斜。而那方敌军知晓我国北方边境已然无恙,不出所料,我国接下来还会不断有着援兵增援。他们没有把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对战局作出决定性的影响,攻入我国围城,如果拖延下去,援兵到来,他们就是想撤离也要伤筋动骨。最好,最好的决策还是先与我国和解。

    或许我们也要感慨敌国决策的果断和他们进攻决心的不坚定,不过,他们退兵也还是一件好事。战争,不论我们多么胜券在握,这也是人民的悲哀。我们当保家卫国,但我们也希望可以安居乐业。

    家园守住了,就守住了我们祖祖辈辈的基业,我们许多人的根。这个消息在百姓中传播开来,百姓欢欣、激越的同时,斗神和剑圣两个人的称谓,也不再是简简单单的江湖代号被一些江湖爱好者所知,他们变成了许多人眼里的大英雄,和历史传说中为国牺牲的英勇将士,为国为民、呕心沥血的大好官一样,是在乎他们生命,在乎很多很多人的大好人。

    百姓的思想很简单,但你想要他们所有人的认同和敬重可一点也不简单。斗神和剑圣做到了。他们有此声名,背负的也必不会愧于这些声名。

   至此,战争告一段落。但斗神和剑圣的传奇还没有结束。他们后来经历了一件世俗而痛苦的事。当然,这是世人认为的,他们二位都不是寻常人物,这些苦痛在他们眼里可能远远及不上他们所得。”

老者狠舒了一口气,想来在讲诉的同时,他也有着深深的感慨。一个传奇,被人提起,人们是很激动敬畏的,同时,人们也不敢轻易就提起,惶恐惊动了前人。

老者周围还是不多的那几个人,他们有的也陷入了深深的感慨,可能有所经历,有所触动。不过也还是有人关注到了老者最后几句话。

他们问的有些急切,“常老,您接着讲啊,斗神和剑圣又经历了什么?”

老者缓了缓气,点点头,“接下来啊,斗神和剑圣经历的就不是残酷而重要的战争了。他们面对的是一些丑恶的人,和丑恶的一些世俗。

    在战争结束后,斗神和剑圣就离开了军队,也没特意和什么人告别。他们到底是江湖人,一身的逍遥自在,束不足的。

    可他们没想要什么,不代表没人想要从他们身上要点什么。朝中有人还是盯上他们了。

    早在北方战线平定之时,有一个将军先行回朝复命。在他的报告中,不只有将士们的贡献,我国当时的情况,还提到了斗神。那个将军对斗神可是推崇有加,对其卓越的能力,高超的武艺表示了拜服。他说,此人是真正的大英雄,世间少有。

    可能他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意思,只是不愿居功,毕竟在他心中很多功劳都是斗神的。但说者无意,不代表听者无心。斗神之名早已通过百姓之口传入了宫中。现今再听到自己将军的推崇,当时的皇帝不免就起了心思。

    当时,战事还没结束,皇帝有意传道圣旨给斗神一些嘉奖,但最后还是先放下了。这事就被记到了战事结束后。

战事结束,结果也够让皇帝满意,我国以一敌二,守卫住了我们的国家,还把敌军漂亮的打了回去。这说明我国有福啊,有好的将士,有好的大臣,还有好的子民,尤其是斗神和剑圣这两个。皇帝表明必须是要嘉奖的,于是宣斗神和剑圣入朝,想要他们入朝为官,为国家的繁荣富强做贡献,也能充分发挥他们的才华。

    可想而知,斗神和剑圣必然是不愿意的。他们前去杀敌,是为了保卫家园,为了这里数万无辜的黎民百姓,可不是为了功名利禄,也不想把自己和自由搭进去。他们倒也没全然不加理睬,而是客气的回复了一句,‘草民本就是山野中人,生性喜欢自由自在,无志于朝野,亦没什么大能力,先行谢过皇上好意,其他的还请收回成命吧。’

    若事情到此为止,那就也没什么事了。

    虽然皇上收到他们二人的回复后,有些遗憾和不满,但也知道他们是江湖中人,若是没有此意,那就也不能强求。但是偏偏此时出了岔子,有人对皇上说,斗神和剑圣都是青年才俊,有此大能力的年轻人怎么能说没有能力,只是有志于山野呢?尤其是斗神,凭一己之力,就扭转了北方战线的局面,还对南方战线有所助力,这不只是武功的高强,还是这人有谋略,有大智慧才能办到的。这样的人才还是要尽力挽留啊。

    陛下,虽然我国国内局势一项安定,那些武林人士也没插手朝廷,但经此一役,斗神和剑圣之名就不仅仅是江湖上的传说,他们还是民心所向。不说他们两个,武林中要是有人有所图谋可就麻烦了。

    而且,微臣相信,这样的英雄人物,定是万千少女心仪之人,皇上何不许配一位公主给他呢?他若愿意,那不是皆大欢喜吗?

    此话倒是打动了皇上,也给斗神带来了大麻烦。

    皇上再次下旨,邀斗神和剑圣进宫,说要表示对他们行为的感谢,并要给他们一个惊喜。

    这次皇上倒没有说明确的内容,不过也没有再提为官之事。斗神和剑圣二人四处游历,听闻此表示那就去见识见识京城中皇城是什么样的。

    结果,他们果然收到了一个大的惊吓。他们二人不是没想过皇上可能还会出言相劝,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皇上这么舍得下本,竟然想把公主许配给斗神。

  你们这时可能有些疑惑,就算斗神和剑圣是江湖人,不习惯收人拘束,但皇上愿把公主许给你也是一件好事,实在不愿婉拒也好,怎么成了惊吓呢?

  这里除了刚刚所说的没有预料,还有着一个原因。

  据传说,斗神曾许诺剑圣一个约定,‘不离不弃,陪他到白首。’

  江湖上的名人嘛,盯着的人也多,保不齐就有什么人传出点不能辨明的事,桃花必不会少。人的劣性,乱世和如今也没什么分别。可不知怎么,斗神这个人就像他手里的矛一样,厚重而敏锐,名扬天下却光芒内敛,漆黑得要把人吸进去。从他籍籍无名,到在江湖上破世而出,至他在世人眼中消失,就像一阵风,沾不上官场的污浊,传不出闲碎的是非,身上带来的是苍生的光明和勃发的战意。风月之说,就只有他许给剑圣的那个承诺。

没人知道这是什么时候许下的,只知斗神从来没有出言反驳过,剑圣也没有。

这么看来,这个承诺应是真的了。后来他们的行动确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老者抛出了这个话题,停下来喝茶。

周围的人有的露出了原来如此的神情,有的颇为感叹,感叹斗神和剑圣这么逍遥的江湖高手还要受这么一遭。有的也还有些迷茫。

“常老,斗神和剑圣应该都是男子吧?他们这么厉害,莫不是还真有一人是巾帼不让须眉?”

“嘿”那个老者转过头,还轻轻的咳嗽了几声,“娃娃,谁给你说斗神、剑圣中有一人是女囡了?”

老者表情很是正式,含着鲜明的敬重,“那二人可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侠气如云,傲骨如天,这般人物,不是用巾帼不让须眉来解释的。”

听着老者的话,那人明显很受震动,但也确定了,斗神和剑圣皆为男子。

周围的人没有谁对此表示什么,他们什么也没说,他们知道,他们只是有幸听到这个故事后人,他们的赞成与否对斗神和剑圣那样的人来说并不重要。而斗神和剑圣那样的人,是值得他们仰望的。他们希望能够听完这个故事,希望能够听到斗神和剑圣有一个逍遥自在的结局。

老者明显对周围这些人很熟稔,也没有对他们再多说点什么。他开口继续讲诉,“刚刚说到了斗神和剑圣的关系。听到此大家自然是明白了,斗神心中有心心念念的人,那人是他的知交,和他共过生死。他们可能一起露宿在荒野看过星辰,可能月夜把酒比武论剑,可能走过大江南北兴起就拔刀助人,可能开着简单的玩笑像真正的年轻人一样嘻嘻闹闹,总之,他们心中是留给对方一个明确的位子的。

  听到皇帝的话,斗神还没开口,剑圣就先变了脸色。他到不是担心斗神什么,用他后来的话说,就是‘我知道我的人好,但我还没说什么呢你们怎么就觊觎上了,想什么呢你们,再看我可就拔剑了啊’,这样子家常又认真的威胁。

    当然,剑圣可不是年幼的少年了,这种场合他还是很理智的,没有直接把话说出口。

不过是斗神帮他把话说了罢了。

    斗神这次的回答可远没有上次那么客气,他说,‘谢皇上美意了。但草民早已有意中人,在草民心中,他就是最好的,对我来说,最大的幸事就是能和他白首不离。’最后才想起似的,补了一句,‘公主是天骄,必然会有真正适合她的人出现的。’

    对他没怎么考虑,就直接果断没有犹豫的把事情否决了,皇帝脸色一下就变得有些不好看,他本来也是诚心诚意的,皇家有皇家的威严在,他做的如此亲和,是求贤,而斗神实则有些不知好歹。

    皇帝冷了下脸,又问斗神并未娶妻,说是有意中人莫不是在推脱?若真是有,那人又是谁?能够好到让斗神如此一心一意,视其他女子如无物。

    斗神面对皇帝变化的语气,还是那副懒散自在的样子,没有沉稳言语还带上了笑意,‘当然是真有此人。而且此人皇上也认识,就是他。’言罢斗神还牵上了剑圣的手,没有丝毫的避讳。如此,剑圣也不再兜着,龇牙冲斗神笑了笑。

    他们二人倒是笑的眉眼生彩,惊为天人。皇帝可没那么好的心思欣赏。

    最后,他们二人一起离开了宫中,貌似没被阻拦影响。但后来不久,斗神和剑圣的关系就被人传开,还有心污蔑,加害他们一些恶毒的话,教唆他们在世人眼中的形象,希望世人对其不齿。而斗神还受到了不少人的追杀,有人说是那些被斗神杀死的敌方军士,是他们国家派的人,有人说是斗神原先自己的仇家,当然,也有可能是这个国家的统治者,这些到没人说的清了。

  后来啊,关于斗神和剑圣也没传出过什么可靠地消息,毕竟他们是江湖人嘛,可能逍遥江湖去了。”

老者这么解释道,像是给故事结尾了。

“真没什么消息啊,常老,有什么你就说说呗?”有的人很是坚持。

周围的人也都看向常老。

“哎,倒是真有。不过谁知道真假呢。”老者有些怅然。看着周围人坚持的表情,老者还是开了口,“哎,有人说,斗神一次不备,受了重伤。”

“这,我也不知道该不该信,虽说斗神武功高,但人总有不备之时,敌人若是暗算,斗神也不是没可能受重伤。”

“那后来呢?”

“后来,就没有了。没人说斗神去哪了,也没人说他的伤到底好没好。就是有人说剑圣曾在北方的一个地方和许多人大战一场,最后只余他一人,其他人,应该都是死在他的剑下了。不知道是不是在给斗神报仇。

    后来,剑圣也消失在北方了。”


过了好久,有人挤出来一句,“北方?咱们这里吗?”

老者的情绪倒是好了很多,声音平和,“是什么地方现在没人知道喽,我想斗神和剑圣也不会在意大家考究不考究。那里就是我们北方大地普普通通的一部分,有着凌冽的寒风,有着轻柔的雪花,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又何须在乎旁的呢?”

“老头我可不知道他们最后到底怎样了,生死那要看天意。不过,他们都是人杰,不会那么轻易死在战场以外的地方的。”

“那斗神对剑圣的承诺实现了吗?”

“呵呵。”

那必然是实现了的,不管他们二人等没等到华发生,但总是在一起的。风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