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山不墨

叶吹,叶粉。




不墨。

【05H/叶周】23点与之前的23个小时

呦,小伙伴们好,我是写叶周的那个话唠hhhhhhhh 
文章发出来的时候就想吐槽的,我可能是看了一个假日历!为什么14号那天是周二?!说好的周三呢![你滚谁和你说好了]
暗戳戳看留言时发现有小伙伴说以为老叶不在的,hhh,敢情人节这么搞事情是会被叶神吊打的!窝是来放糖的啊!来来来,我们想想看好久没见的两人,经历了一天全心的等待,终于见到了自家男朋友,两个人抱在一起,然后一起在夜色中回家……咦,好像是找不到哪里很甜啊?⊙ω⊙……[让我再努力挽救一下这是个he的故事!HE!    好,我遁了,边跑边说:参加活动很开心!下次再来搞事情!]

2017情人节叶攻12h企划:

刑警叶和编辑周


异地


 


#


人们可以给一个个普通的日子赋予意义,不过那改变不了日子本身。一天24个小时,简简单单的,过去就过去了。世界末日和平时也不会有什么分别。


所以,2月14号也是。


一个普通的星期三,工作日。


隋水水和往常一样,下了公交车,向一个街角的咖啡厅走去。


在她可以看到咖啡厅门口正对的栎树时,一阵寒风刮过街头,从街头刮到街尾,把她铅灰色的围巾掀卷起来,还夹杂着湿漉漉的水汽。真的好冷。她不动声色的抖了两下。


在她停下脚步整理围巾时,顺便看向街道两旁,其他人或急或缓的走着,有的还隐隐透着甜腻的气息。


果然还是情人节啊,隋水水转眼看了看面前多了不少红色粉红色装饰物的步行街,很无所谓的感叹道:今天生意应该会很好。


 


隋水水正是街角那家咖啡店的服务生,不过和那家并不怎么精致的咖啡厅一样,表现的不欢快不咋呼,沉静厚重的有些冷淡。


当隋水水走到咖啡厅门口时,时间还不到八点,她抬头看了眼熟悉的招牌,街角咖啡厅,倒是简单直白得趣味相投。


准备进门前,她习惯性的扫视四周,发现竟然多了个和她一样看着店里的年轻人。


那个年轻人站在栎树下,身形高挑挺拔,白净的脸被吹得有点发红,深灰的风衣衣角还在空中飘着。看样子是在那有段时间了,不知是站的偏还是怎样先前没有被发现。


年轻人看她望过去,面上露出点无措,移开了视线,望向自己的脚尖。


应该是在等人吧。隋水水推门进去了。


 


等她换好工作服走到前台的时候,发现刚刚看到的那个年轻人被一个同事领进了店里。


动作比起刚刚还要局促,微微低着头,同事在旁边热情的像个卖小孩子的诱拐犯。


 


#


司马天行把那位来的有点早的客人领到座位上安顿好,回来看到了隋水水。他很是兴奋的跑过去,嘴里念叨着“水水水,看到了吗看到了吗,刚刚进来个帅哥哦,大帅哥!”


隋水水的反应果然不能让人满意,她推了推刚刚换上的眼镜,“恩,你吐字清晰一点。”


司马天行有点无语,“听到大帅哥不激动一下吗?情人节的早上就遇到了一位卖相很好的客人不觉得so lucky吗?关注点这么偏,不要在这个时候配合吐槽啊!对了,这个人刚刚可是在门外吹冷风呢,约会被放鸽子了?长这样都能被放鸽子啊,还是被我领进来的。不过今天真的好冷啊,路上竟然还有人在秀秀秀,他们那一脸温暖如春,啧啧啧,我可是个智商在线的正常人,现在可是不到八点哎,这种时候能放我回去睡觉吗?…”


隋水水习惯性的听他喋喋不休,直到话题越来越偏后,留下一句“Boss不会同意你回去睡觉的”,就拿着点单走了。


 


时间还很早,店里还没有正式开门,不过店里从没有立过过于严苛的规矩,司马天行既然把人领了进来,隋水水就正常招呼。


她拿着点单走向那个年轻人的位置。远远就能看到那个年轻人坐得很工整,背挺得笔直。


隋水水注意看了下年轻人的脸,确实是帅哥,就算鼻头还有点红,头发被吹乱了些也完全没有影响。


到桌前,她开口询问,“请问,您想好要点点什么了吗?”


 


#


周泽楷坐在这家名为街角咖啡厅的店里时,还有点没缓过来的慌张。


刚刚带他进来的人话很多,也很热情,完全没给他留出组织语言的时间。他只好顺着人的脚步先进来了。


不过他本来也是要进来的。


这家咖啡厅是他们约定好的见面地点,周泽楷今天是来约会的。


虽然出于一些原因他来的早了点,这家店好像还没开门。


周泽楷把目光从窗外的栎树转到面前的大方格厚桌布上,认真思考等会要怎么和人解释他的处境。


店里的暖风不声响的吹着,他把冻得发红的手放在了桌子上,看上去像是在发呆。


 


当那个咬字清晰,声音平缓的问句响起时,周泽楷眨了眨眼,抬头看向旁边。


是刚刚在门外见到的那个人。换了身服务生的打扮,好像还多了副眼镜。质感像冰冷的金属,挂着链子和齿轮。


对方看起来没有再次开口的打算,周泽楷突然有点怀念刚刚那个喋喋不休比黄少天还要吵的人。


然后他开口了。


 


#


“嗯,请给我一壶可续杯的咖啡。”


隋水水很快在点单上记下了,惯例的问道“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恩。”对面的青年给出了确定的回复。看向她的目光变得有些不好意思,“这里是没有开门吗?”


哦,这个。隋水水了然。“理论上是八点开门的,不过我们店里都是不喜欢理论的人,不用在意这个。”


“谢谢。不过我可能要在这里呆很久。”对面的年轻人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话说得很坚定,“我和人约好在这里见面的。”


隋水水从这句话里听出了细小欢愉的喜悦,对面的年轻人也适时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嘴角上扬的幅度不大,牙齿也没有漏出来,但是很好看,让人心生好感。


她也笑了笑,友好的说了声“不用担心,Boss会欢迎你的。”


 


事实证明,周泽楷在这里确实是受欢迎的,不只是咖啡店的老板,还有逐渐到来的客人。


客人们有意无意的向周泽楷那边看着,还有结伴的小姑娘发出惊讶的呼声和友好的笑声。


当隋水水看过去的时候,周泽楷正盯着桌布,好像在发呆。


 


#


时钟的指针逐渐滑动向10,咖啡店里宁静温暖得好像空气都流动的更慢了。


周泽楷坐在柔软的沙发座上,手指戳了戳凹陷下去的沙发,他没有察觉周围逐渐多起来的视线,在和服务生小姐解释过后,他确实在暖和的空气中找到了份安心,现在甚至还有丝昨晚怎么都找不到的睡意。


虽然现在还没到10点钟,但他2月14号这一天的经历已经很丰富了。


周泽楷揉了揉他的眉角,回想起今天要和许久没见面的恋人见面的事,一下子变得清醒起来。他没有抑制自己的喜悦,浅浅的笑意和期待一直挂在他的眼睛里,把他线条清晰的脸廓变得柔和。从他身旁路过的人估计都能察觉到他的好心情,并被那纯粹的情感带动的欢喜起来。


 


周泽楷和叶修约定的时间是中午,离现在还有很长时间。周泽楷到没有去猜测叶修什么时候会来,他就静静的坐在那里等待着,时不时想起对方懒散的样子,帅气的样子,自信可靠的样子。整个人都温暖了起来。


真是一个美好的情人节。


 


#


上午的咖啡馆算不上热闹,不过因为节日加成,比平时多了几分特别的气氛。隋水水摸磨着手中怀表壳上的纹路,看司马天行因为偷拿Boss的礼帽而被拐杖追。


这是一家看起来很普通的咖啡馆,店里布置得安静整洁,和其他精致的咖啡厅有些不同,一些小细节让它看起来更为厚重。


咖啡厅的老板是一位有老绅士风度的中年人,据说因为家中长辈的渊源,对传统的英国文化感情深厚。在布置这个咖啡厅时,就加入了许多自己喜欢的华丽、厚重的小细节。而正是这些细节,引来了隋水水、司马天行一干人。一群热爱蒸汽朋克的家伙。


他们的到来使得店里风格又一次变化,现在,那位老绅士都会穿着礼帽,燕尾服,怀表,手杖这四件套来店里了。


 


店里的气氛在年轻人的笑闹中多了些朝气,不过这欢乐的空气流动到那个年轻人附近就会缓慢起来,那个年轻人好像是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中,安静而祥和。虽然只是一个人,但坐在那里却不显得孤独。


 


#


快到中午的时候,咖啡馆里的客人多了一些。


周泽楷感受到比刚才更多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认真的说,这是件正常的事,周泽楷有经历、有经验,不过到现在他也没有习惯。他不自觉的回避了一下这些目光,眼睛的焦点停留在那个咖啡壶上。


好在情人节来咖啡馆的人情侣居多,不会总把目光放在他身上。周泽楷把刚刚绷起来的肩背放松,目光飘向枝蔓交错的挂钟,离12点还有10分钟。


就要到他和叶修约定的时间了。他稍稍的松了口气。又盯着瓷白杯子上的倒影看了看自己。


 


#


咖啡馆最忙碌的时间往往是在下午,或许人们对于下午茶这个名词情有独钟。


显然,14号的下午来得有些早,隋水水在店里忙碌的点单。


再又一次路过那个年轻人时,隋水水朝那边看了一眼。


那个年轻人依然坐得笔直,像他早上来的时候一样。可以看出不仅仅是局促,这个人可能真的习惯如此。


现在已经12点多了,他等的人应该快要来了。


漂亮的坐姿漂亮的人,隋水水赞了一声,转身给17号点单。


 


#


下午一点的咖啡馆气氛正好,太阳终于在正午时露了头,把暖暖的光洒进店里,靠窗的几对小情侣正小声说着话。连店里的bgm都从热烈欢快换成了柔和低沉。


隋水水和司马天行几人靠在吧台附近,漫无天际的闲聊着。


他们的话题在什么是蒸汽朋克最为代表性的话终止。终于,转到了周泽楷身上。


时间就像周泽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一样长。


 


“哎,坐在15号桌的那个帅哥是有伴的吧?”


“恩。早上来时就说要在这等人,还说要等很长时间。”


“很长时间?唔,现在已经一点,他们怎么也应该是约得中午见面吧?”


“这么说,那个人迟到了呗——”


“哇,情人节放鸽子?”


“喂喂,也不一定的吧,我看上午那个小哥很开心的在等呢。”


“是啊,是啊,说不定那小哥的对象迷失在寻找自由和梦想的路上了。怎么样,阿田你去帮助一下那个看起来有点着急的帅哥?”


“就算你这么说,刚刚的结论也不会改变的,自由和创新才是蒸汽朋克的灵魂!”


隋水水看着话题又一次朝着不知名的方向走去,叹了口气。


 


#


一点半的时候那个年轻人依然没等到他的同伴。隋水水拿起点单走了过去,和这位被他们关注了一上午的客人说了第二次话。


“请问,您需要点什么吗?”


那个年轻人果然摇了摇头。


但隋水水还是问了下去,“是要等那个人来了一起吃吗?现在已经一点半了。”


她没有指出他等的对象已经迟到了,甚至可能不会来了,这些对这个期待了一早上的年轻人没有意义,而且他肯定是知道的。


对于隋水水的坚持,年轻人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要一起的。再等等。”声音礼貌而歉意。


 


“不和他打个电话吗?”


沉默了一会,隋水水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开口了。


或许是感受到了她的善意,那个年轻人没有对她又一次提出问题表示疑问,“恩。”顿了一下,又补充道,“他没有手机。”


 


这句话让周泽楷感到了丝丝的熟悉,他突然想起刚刚和叶修交往时的一件事。


当时他们也是约好了在一个餐厅见面,结果他被出版社的一些事绊着了,手忙脚乱的同事也没能让他把话讲完,就打断了,直接把他拖回了工作室。


叶修当时和现在一样,没有手机,身上只有警局的通讯仪,他也没法解释什么,只好集中精力,加快工作的进度。


他当时埋在一堆堆的稿件里面,身边的同事像打了鸡血一样疯魔,转来转去的脚步声一看就是到了死亡截稿日,对面和印刷厂沟通的同事分贝也越来越大,死命压榨着对方的时间,一切熟悉得他差点哭出来,怎么办,叶修还在等我呢。


 


后来工作被解决时已经该吃晚饭了。他匆匆忙忙地跑去了那个餐厅,发现叶修已经不在了。


周泽楷感觉下午就一直在心里涨的满满的,让他无从忽视的气一下子放空了,整个人空落落的。


但当他出门看到蹲在饭店大门旁的叶修时,一下子变得更涨更满。


 


叶修见周泽楷呆呆的站在门口没有动作,站起来把人拉到一边。“小周来了,刚刚看到你想喊你的,结果你跑太快就进去了。”


“恩。”周泽楷应了一声。反应过来,看着叶修和往常没什么分别的样子,问,“怎么在这?”他走近叶修,摸了摸他踡握着的手,好凉。


周泽楷皱了皱眉头,把叶修的手按进自己怀里。


叶修看着他的动作笑了笑,顺从的把手张开,贴在周泽楷温暖的前胸上。


“等你啊,不然你看不到我该失望了。嗯?”


对于叶修岔开的回答,和语焉不明、充满笑意的反问,周泽楷没有反驳。他看着叶修的眼睛,很认真的点头,“恩,会失望。”


一直被注视着的叶修叹了口气,“小周你犯规啊,说的这么深情。”叶修把手从周泽楷怀里抽了回来,挡住了他熠熠闪光的眼睛,亲了下他的嘴角。


 


突然想起来的回忆让周泽楷感到有些开心,这减轻了他刚刚的焦急。他回了回神,对面前的服务生说,“不打也没关系,他一定会来的。”


 


#


司马天行有点无聊的玩着手中的咖啡杯,小调匙与杯底相触,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叮叮咚咚”、“叮叮咚咚”的,最后,他还是抬眼望向了今天来的最久的那位客人。


那个年轻人坐得笔直,现在正望着店里的铁艺飞堡发呆。


 


这个年轻人是他早上在门口遇到的。当时年轻人正好目光有些躲闪地向店里看。与挺拔的身材不同,动作有着细小的萌感,司马天行当时就笑出了声。


当司马天行走近去招呼他时,那个年轻人好似吓了一跳,面对他的邀请露出微微的诧异和一丝被捉住的不好意思。


虽然,最后还是被他拉进来了就是了。


进店之后他就和人没了交集,毕竟他可是一位负责任的咖啡师。


 


但他可没想到那小子那么不好意思是因为没钱付账。


先前两点半的时候,隋水水准备了一份意面和点心端给那个年轻人,没有询问他同意与否。


司马天行当时跟在隋水水的背后念叨着,果然是个看脸的世界,水水水都对那小子那么关心,什么让人心生好感的微笑,都要闪瞎人眼了,我还是喜欢那小子在门口时的样子,被风吹得瑟瑟缩的,比路上粉红粉红的气氛好看多了。


结果跟到桌前,那小子知道了他们的来意后,没有像他们想象中表现出固执的坚持,而是很不好意思的说自己的钱包和手机丢了。司马天行看着青年的耳朵开始一寸寸的红起来,解释了一句后就不知道说什么,最后选择抿起嘴。


他无声的叹了口气,接过隋水水手中的盘子放在桌上,然后推向青年。


“呐,这是我们的好意哦,正常人是不会拒绝的吧。而且现在已经两点多了哎,你不吃东西待会胃疼怎么办?我们不会还要负责向你对象解释吧?她迟到这么久就算是妹子也是要道歉的啊,让她请你吃饭嘛。如果她不来,就算是我请你的喽,同是天涯单身狗,互相关爱啊。”司马天行说的理所当然,没给青年留下一点余地。


那个年轻人像是想要解释点什么,但看到司马天行一副你不要在意也不用解释的直率表情,最后只是点了点头,轻声表示了感谢。


“谢谢你。”


 


司马天行把慵懒的思绪从回忆里拽出来,再望向那个方向。发现那个年轻人依然坐得笔直,只是目光已经不再望着店里,不知道落脚到了远方何处。


 


#


那位客人的等待好像就一直这么持续了下去。


时间走过三点,走过四点,又慢悠悠的走向五点。


店里的人都注意到了那个青年,青年还在等,脸上的表情已经没有了几个小时前的焦急,变得有些平静,没人能够看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到底,大家还是陌生人。没人能够对此说些什么,不能规劝,也不知如何安慰。作为一个旁观者,他们甚至无法体会青年现在的心情。


他是用什么心情在等待的呢?


不过对于一个能从早上八点等到现在的人,他们总是希望青年可以等到那个人。虽然可能性不大,但不要在这样一个日子里让这么好的人失望啊。


 


#


平静而漫长的等待时光在下午5点多钟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插曲。


周泽楷的目光有些飘忽的停留在窗外的街巷上,一个男人手里抱着很多盒子正步速颇快地穿过这条步行街,看来即使是情人节他的工作也把他折腾的不轻。


由于盒子遮挡了不少视线,他走的不是很轻松。结果,麻烦的,在这家店外他和一个蹦蹦跳跳手里还举着糖葫芦的女孩撞上了。


女孩是刚刚拐过街角,笑着转头和身后的人说话。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回过神时就是一地的盒子和那根红艳艳的糖葫芦了。


前来打破僵局的是赶上来的一个男孩,他先是一脸关切地询问女孩,得到女孩表示自己没事的摇头后,他歉意的对男人说话,看得出来是在道歉。


男人的眉宇间有些疲惫,不过并没有对面前年轻的小情侣说什么,也没有表示责怪。三人很快把盒子整理了出来,继续走了。


这件小事可能很快就会被当事人忘记,周泽楷看着那根糖葫芦刚刚掉落的位置,东西已经不见了,女孩把它扔进了垃圾桶,但还有从上面磕掉的糖渣躺在地上,有的透着点红,明亮亮的反光。


 


#


七点钟时,司马天行没有等隋水水准备食物,而是自己准备了食物拿托盘端给了那位客人。


那个年轻人礼貌的接受了他的好意,这次并没有推辞。


司马天行看着他,没有急着离开,最后想了想还是开口了,“兄弟,你打算等到几点?”


对于他的问题,年轻人没有犹豫,“等到他来。”


年轻人的语气可能让司马天行产生了些误会,“你不会是在固执吧?这有什么好固执的。”


年轻人只是摇了摇头。


司马天行突然有些气愤,“她到现在还没有来,那应该就是两种情况了,一是她不想来,二是她有事不能来。还是那种大事!不然她为什么不给你打个电话呢?你既然相信她一定会来,那么怎么不想想她现在出了什么事可能来不了呢?她可能在等你去找她呢?兄弟,主动一点啊,你到底是怎么追到女朋友的?”


 


#


听到那个一直很友好的服务生的追问,周泽楷也认真的注视了回去。


“我们说好的,现在我不应该离开。”他顿了顿,又说,“而且,我离开了,也没有地方可以准确的找到他。”


他说完感受到一种沮丧情绪在心里蔓延开来。


因为叶修的工作性质,叶修并没有一个固定的地点。在外租的房子也不是绝对安全,叶修不放心他直接去那找他。平常见面的机会不是很多,主要是叶修来找他,或他们约好地点先见面。


果然,还是应该在这里买房子的。周泽楷坚定了这个想法。


他出神的时候,他对面的服务生在他的回答下已经消去了气愤,面对他的回答和突然的沮丧,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周泽楷回过神,先是友好的笑了下,表示自己并不介意。然后,又突然想起了什么,补充上了上次没能说出口的解释,“还有,不是在等女朋友呢。”


 


#


快九点的时候,那个客人还是坐在那。周围的气息比原先还要安静。


他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在暖意融融,爱意满满的咖啡馆里,只有他一人显得形单影只。


隋水水简直有些无法想象她上午看到的那个因为陷入回忆而丝毫不显孤独的人影就是面前的青年。


 


她看向青年的眼睛,突然明白青年并不是司马天行当时说的固执,固执的求一个结果。而是在认真的等待着,认真的希望可以见到他等待的那个人。就像他今天早上来的时候一样。


只是现在,他可能在对对方这么久没来是否是遇到了什么事?会不会有什么麻烦?等等,一系列的变故和可能担心。


这或许是每一对情侣间特有的关怀和默契了。


这种复杂的情绪,看来自己是想不透了。


隋水水笑了笑,没有管司马天行还在后面嘀咕,“那是媳妇?朋友?还是男朋友?戈多到底是谁?他还来不来了……”


 


#


时间最后还是走到了十点半。


咖啡馆里只剩下了两对情侣和15桌的那位客人。


平常,这已经是街角咖啡厅要关门的时间了。但他们是一个不喜欢理论的咖啡厅,所以他们决定把关门的时间再延长一点。


咖啡厅的音乐还在播放着,不过咖啡馆里的众人已经不像白天那么欢乐了。可能晚上是适合人们感伤的时候,他们看着那个年轻人还是一个人直直的坐在桌子后面,眼睫垂下挡住了他的眼睛,看不到他的心情。


他们突然也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没有人起一个话头,大家就各自忙着。擦一下桌子,摆弄一下绿绿的盆栽。


最后,也没过多久,那两桌客人也走了。


整个咖啡馆就真正的安静起来。


 


#


这种安静并没有让人感到舒适,像是模糊不清的磁带,咿咿呀呀的被卡住了声音。


那个年轻人也有所察觉。他看看周围。最后,站了起来。


他面上带了些感激,和歉意。


咖啡馆的众人就看着他一步步的走向吧台,他这是打算放弃了吗?还是他想要做点什么?


就在他快要走到众人面前的时候,咖啡馆的门被大力打开了。


 


有一个人从外面跑进来,速度很快。人们还没能看清他的样子,那个人就移开视线,目光直直的看向他们最后一位客人。


“小周,我来晚了。”


那是一个青年男子,声音隐隐有些发颤,有几分郑重,有几分喜悦,也有几分想要安慰面前人的轻松。


咖啡馆里众人终于有了打量他的功夫。


那个青年挺拔匀称,穿着一身警服,身上有几处还缠着纱布,衣角不是很平整,不知道是不是刚刚跑得了。


长的倒没有那个年轻人帅,但也是俊朗耐看,穿着警服有股正气凌然和苏气逼人从他身上渗透出来。倒是合适得很。


在他们观察的功夫,那个年轻人已经抱上了那个青年,把头埋在了对方肩头上。


 


周泽楷看到叶修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头脑有一瞬间的空白,虽然他等这个时候等了很久。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抱上了对方。而叶修也收紧了扣在他腰上的手。


有很多话想说,想说你身上到底怎么了?遇到了什么危险,想说买一个手机吧,我要和你联系,想说我打算在H市买一间房,你想要什么样子的,像和他说说自己的一天。


最后,周泽楷只是恩了一声,说,“我知道你会来的”。


 


#


叶修和周泽楷最后向咖啡馆的众人表示了感谢,叶修也还上了司马天行请他男朋友吃的饭钱,拒绝了他对单身狗的援助。


晚上11点钟,他们二人走在H市的步行街头,风有点冷,但他们有两个人,相互依偎着越走越远。


 


————正文完————


 


 


 


 


 


叶修:情人节,这就完了?有你这么写的吗,我的出场呢?


一个码:叶神您不是出场了吗?呐,第23个小时那里。


 


好吧,我就是话唠



一个画风突变的叶修的场合


 


 


1


叶修昨天收到周泽楷的信息后,心情无比的好,把队里的小队员都笑得背后发毛,恨不得把头缩到档案堆里。


在事态进一步恶化前,叶大队长去找冯局请假,战线后延。


“叶队刚刚笑的好可怕,像从审讯室出来的一样。”


“队长一这么笑总感觉有人要遭殃。”


“嗯嗯,虽然都是罪有应得但面对队长……”


一群人捂着脸摇了摇头,惨,太惨了。


 


2


张佳乐抱着一摞资料往档案室走的时候,正看到叶修站在拐角摆弄自己的脸。


“哎哎,让让,让让,老叶你上班时间不好好工作站在楼梯口干什么,挡人道了啊”张佳乐走到叶修旁边,和人打了个招呼。


叶修转过头看了张佳乐一眼,只是说了声“乐乐啊”又转回了头。


张佳乐被那声空悠悠的声音惊了一个机灵,叶修是前几天出外勤伤到脑子了?他赶忙看向叶修……和叶修对面的玻璃窗。


“靠!老叶你别和我说你在照镜子啊”,张佳乐的音高和他的脸色一样惊悚。叶修无奈的转过了头,


“至于吗你?”


“至于。你又不是个姑娘照照镜子就算了,老叶就你这脸厚心脏的,还对着窗户看脸?你有吗你?”


张佳乐的回答一气呵成,可见两人是损惯了。


“呵”叶修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就下楼了。


张佳乐提起来的那口气不上不下,噎得他上火。


 


3


其实叶修在刚刚进去请假的时候受到了好一通关怀。


好说他也是局里的大神,连续忙活了这么久,连春节都被扣下了,有个机会领导都想把人贡上了。这忙完了,人来请个假,必须带准啊!


还歹无微不至的表示下关怀。


导致叶修出来时对自己产生了很深的怀疑。我廋了吗?还看脸就知道了,没有那么夸张吧,难道老冯在嘲讽原先我脸浮肿?还脸色苍白?还黑眼圈?好吧,这个我承认。


好歹也是明天要见男朋友的人,叶修就对着镜子稍稍,稍稍进行了一下观察。


 


4


当天晚上下班的时候,张佳乐又碰上了叶修,一道走到了大门口。正要道别,叶修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拉住了他,问道:“你觉得我穿什么好看?”


张佳乐下午被噎得那口气又上来了,哽的他想吐血。最后,叶修被他盯着看了好几眼,收获了句,“警服。”


 


5


虽说张佳乐昨晚看着他说警服的时候表情还算认真,但叶修也没想到自己今天竟然真的要穿着警服去见周泽楷。


现在是2月14号晚上10多,距离他和周泽楷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个多小时,而他还没有赶到地方,身上穿着制服,手腕和额角缠了绷带,连脚都有点跛,一身装备只适合卖惨,完全不适合在长时间没见面的男友面前表现卖帅。叶修此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再加快一点脚步。


他必须先去店里看看,周泽楷不知道还在不在。


 


6


叶修有点担忧,又有点后悔,刚才从医院冲出来前应该先找人借个手机和周泽楷打个电话的。现在他们谁都不知道谁的情况。也不知道周泽楷有没有离开,离开了他去哪了呢?不会没有地方去吧?去自己家那就更危险了!不会,和小周说过了,他一定知道情况,不会轻率。那咖啡馆会不会关门了?会不会把小周赶出来?


可能发生的情况越来越多,叶修的脚步也越来越快。


他觉得自己今天下午遛那几个犯人同党都没走这么快。


 


7


就在前天晚上,他搭进去春节蹲点的一个犯罪团伙主谋终于抓到了。


昨天进行审讯后,他们得知了不少信息。叶修也可以缓一口气,把剩下杂七杂八的事交给队里的小队员处理。


今天早上他去交任务报告,交完就可以正式进入他短暂的假期。按照预计,他早上十点半就能往家赶,换身衣服就可以去咖啡馆。


就在他回家的路上,叶修发现有三个人正在跟着他。年纪不大,眼睛到处乱瞟,一脸的作贼心虚。


那三个人走的不是同一个方向,相互还保持着不近的距离。可惜这点小手段在叶修面前根本翻不起来浪,叶修没有再向家的方向走,而是看似不经意的拐入了一个小巷子,像是已经到了居民区。


那三个人毫无被发现的自觉,认为不能等他进家失去一次这么好的机会,胆子很大的就上了。叶修对他们这么容易就上钩不禁有些好笑,转过身不等他们有所反应进行伪装就直接掀翻了一个,然后挥拳打向另外一人,电光火石间两个人已经躺在地上了。最后一个人像是终于反应过来,还犹豫了一下,才向叶修发动攻击。


这时,破风声引起了叶修的警惕,他没有管面前的人,反而侧身躲闪,一根钢管擦着叶修的额角划过去。啧,这小子又是从哪冒出来的。


钢管敲在墙上,发出刺耳的声响,叶修身子一扭,抬脚踢上那人的手腕,钢管应声落地。


因为叶修没有那么多手铐,最后以叶大刑警被奋力挣扎的四人打了一拳肚子告终,终于把四人安全的镇压下了。当然,对方鼻青脸肿他是不会管的。毕竟我给过你们机会了嘛,非要我下重手,哎,现在的小兔崽子,就是欠揍,老魏难得有句话有些道理。


叶修活动了一下手腕,开始给局里发讯息。


 


8


当叶修再次睁开眼,他有种自己发了假讯息的感觉。为什么他躺在医院里?医院的病床已经这么闲了吗?


等等,“几点了?”叶修拉住一个正在记录临床情况的小护士。


“10点20分。”小护士分给叶修一个眼神,听他说话声音低哑,嘱咐到,“你醒了就喝点水,要温的。你这么大人了,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胃怎么那么脆弱,受点冲击,竟然晕着躺进医院了。现在好好休息吧,后续还要做点检查的。”


小护士没听到叶修的动静,放下手里的笔,转头去看,叶修已经干脆的拔了手上的输液针,穿上警服外套直奔房门了。


“哎哎,这位病人,你干嘛呢?你知道你还要做检查吗?”护士急了,急忙就要制止。


“对不起啊,您看我也没事了,有重要的事必须歹走了。我保证回来做检查!”叶修整理好衣服,还抽空照了照门上的玻璃,转头冲小护士致了歉,冲出房门。


 


9


现在,叶修还没有到那家咖啡店,他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也不知道脑子里到底一串串乱糟糟跑过了什么东西,他的脚步在到达步行街后又快上了一个档次,他向前,向前不停地赶去。


 


10


叶修不停地向前跑,当他推开亮着光的门,看到周泽楷的时候,终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全文完————



评论

热度(73)

  1. 苍山不墨2017情人节叶攻12h企划 转载了此文字
    呦,小伙伴们好,我是写叶周的那个话唠hhhhhhhh 文章发出来的时候就想吐槽的,我可能是看了一个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