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山不墨

叶吹,叶粉。




不墨。

【叶黄】示敌以弱

我就是喜欢玩老梗( ̄^ ̄ )   恐怖三部曲走起啊
没事摸个鱼,会有ooc,有私设
傻白不知道甜不甜日常一发完

谈恋爱的人除了酸臭味,还要标配两个智商下线的幼稚鬼。

叶修可从没觉得自己是个幼稚的人,即使他现在手里拿着一打恐怖碟。
说到这,叶修也有点无奈,他看了看坐在沙发上抱着平板玩的正欢黄少天,后者一点自觉都没有,还正冲他喊,“老叶,你干嘛呢,过来坐啊,这垫子有点硬。”
那人的神情很自然,可‘就是这点啊——’ 叶修暗自叹了口气,走过去坐在黄少天身边,任由小朋友把他当成靠垫。

认真算,叶修和黄少天把关系从兄弟提升到恋人已经小一年了。虽然当初他们也没把对方当做正常的兄弟对待,但对搂搂抱抱,搭个肩,去找对方没地住了拼个床这种事却是习以为常了。
两人在一起后,福利是好了很多,见面了可以暖暖的挤在一个被窝,黄少天也会自觉的往他怀里钻。可是,也就到此为止了。

不管黄少天平时表现得有多自然,只要一到亲吻以上的行为,就有点害羞。剑圣大大的害羞可没那么不坦诚,他身体微微发僵,面色红红的,想把人推开却又舍不得,手没有挣扎地就环上了叶修的腰,还总要摸几把。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总是要水到渠成的吧?
但是没有。黄少天会从叶修怀里出来,边跑边喊,“不行,老叶我紧张你让我缓缓!”

简直不能更坦诚。

当然,这不能说是黄少天一人的锅,其实叶修也有那么一咪咪——的紧张,不然怎么会让那人跑掉。

最后的最后,他还是决定从烂俗而经典同时让无数情侣之间升温的鬼片,鬼屋,或许还有恐怖游戏开始。

叶修看了看黄少天的平板,在刷音乐类手游的记录。
“少天,要看片子吗?”他扬了扬手中的碟。
“唔…可以啊,老叶你等我玩完这把啊。”
黄少天很快放下了平板,又往叶修身上凑了凑,嚷着要看片子的名字。
清一色的恐怖片。
“很激情嘛,老叶,有没有更激情的?”
叶修看那人兴趣盎然的翻看碟片的封面,好像没有深意,就收回了好生犹豫的“有啊,少天你想试试?”
……还是慢慢来吧。

二十分钟后,叶修就意识到了鬼片是没有作用的。黄少天拿着袋薯片,卡吃卡吃的嚼,声音比片中女鬼的惨叫还要吸引人的注意力。
“……少天”叶修喊了人一声。
黄少天正往嘴里塞着薯片,听到叶修叫他,就扭过头去瞅人,两颊一鼓一鼓的,“怎么了?”
没听见叶修的反应,黄少天咽下了薯片,接着开口,“老叶你是不是也不想看了?我就说嘛,这个片子挺无聊的,我要是不吃薯片,都要睡着了。有这时间咱们还不胜去打两把荣耀呢,走起啊?”
“行,去开房吧。”叶修回答得从善如流,既然两人对鬼片都没反应,那就换个方式吧。

然而现在第二个方式也面临难产。

叶修搜索了H市里正经点的鬼屋,都离二人住的地方挺远。在H市的冬天想把黄少天拖到那么远的地方可不是去看看鬼屋这种理由就能行的,就算是童心大发要去游乐园,游乐园顾及安全问题有的大型项目也是要停止开放的。
好像不用考虑了,出去一趟自家小朋友感冒了可不合算。叶修白净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

外面的门“咔哒”一声开了,黄少天的声音先传了进来,“老叶老叶,快出来,我买了好多菜呢,今天吃火锅啊,我要吃你做的汤底!”
叶修闻言笑了笑,出门去准备午饭。

按照叶修在人前的一贯形象,说他会做点菜都是抬举他了,他一般都是和泡面联系在一起的。而事实上,叶修叶秋两兄弟在家的时候可不是惯大的,多少掌握了烹饪的技能。遇到苏家两兄妹后,更是跟着苏沐秋把技能点满了。之后的日子,有食堂有兴欣的外卖,叶修也就懒得折腾,再不济,还有泡面顶着呢嘛。

今时不同往日,家里多了个人,自然歹宠着,让人跟着他天天吃泡面算什么事。黄少天也很给面子,对叶修的手艺满意得不得了,买菜做菜都挺积极。

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鸡飞狗跳吵吵闹闹也好,总是温暖开心的,就像老夫老妻。

老、夫、老、妻、

叶修对萌生这一念头的自己惊了一秒,又看了看厨房里的情况——他刚刚出门接过了菜,分门别类的把它们放好,着手准备汤料,因为黄少天不怎么吃辣,家里做料都会清淡一些。而黄少天正在料理躺在砧板上的菜和肉,念念有词地说着,“冬天就是要在家里吃火锅嘛,热乎还好吃,唉唉,说得我都有点饿了,好想吃虾饺丸子……”
完美和谐啊……
虽然还没进展到那一步,不过这样也很好啊……

“嗷!!”黄少天的叫声瞬间拉回了叶修的注意力,“老叶!大虫子!!”
黄少天边说边利落的钻到他怀里,一只手还指着砧板旁的菜。
叶修下意识的搂紧了人,往那边看去,是有一只大虫子,不知道吃了什么,体积挺大还色彩斑斓,看着挺吓人的。
他拍了拍黄少天,示意人松手,找了张报纸就解决掉了。

黄少天面色还有点红,不知道是不是没缓过来,“堂堂剑圣大大竟然怕一只小虫子啊?”叶修半是安慰半是撩的开了口。
那人气哼哼的白了他一眼,“教科书的胆子也不大啊?被人撩了都不知道反击?”

叶修楞了楞,回想起这人最近时不时就要往自己身上蹭,说话一脸正直又一语双关,现在还红着的脸,情不自禁地想笑。比起他的烂俗计划,对方显然更为直白。说缓缓就只是缓缓,感觉紧张那就多试几次。
看来恐怖游戏也不用试了呢。

叶修笑着牵起黄少天的手,把他往自己身边拉了拉,然后也不松手,轻轻的亲了人一下,“呵呵,受教了。”

叶修的声音压的很低,还自带烟嗓,黄少天整张脸都烧了起来,他动了动,说,“老叶…………你说菜里还能不能有虫子啊?我想吃火锅。”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