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山不墨

叶吹,叶粉。




不墨。

【叶黄】如此是不是多生是非?是不是胡闹了呢?括弧笑


*叶黄only
*一发完
*感情线处于叶黄二人心知肚明,就是没说破的阶段
*手机排版希望没问题




要问江湖上什么最多,总是是非多。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句话不是没有意义的。
当今的江湖不说是正逢多事之秋,也是暗流涌动。霸主地位的嘉世日渐衰微,一些老门派开始做大,更不要说还有一些小门派的崛起和争斗把江湖的水越搅越混。
一切都带着革新的气息,江湖的势力又要重新分化了。

“……这其中最不得不说的就是叶修。叶修是何许人也,各位应该也都清楚了。嘉世山庄的上一任庄主,代号一叶之秋的斗神,是江湖上让人敬畏的传奇人物喽……”

“哼,叶秋不是说重伤退隐江湖了吗,现在改个名,带着几个白目是又要复出了?叛离嘉世,出尔反尔,还真是传奇人物。”一名年纪尚轻的青年打断了说书老人的话,言辞轻慢,表情嫌恶。

老人也不看那青年,呷了口茶说“小娃娃就知道听外面的那些疯言疯语。斗神要退隐的消息是谁散出来的?他本人承认了吗?斗神消失的那段时间要真是受伤了,嘉世还以为能把自己择干净?而且不要忘了,叶修可是武林盟主,他若当真退隐,盟主令牌呢?”老人神色很是淡定,那年轻人一时被问楞住了。

周围几个有些年纪的汉子听闻此到很是激动,“老人家说的有道理!我们看不清那么多,但叶秋,不,叶修是何等人物!武功高强,又侠者仁心!虽然行踪不定,但问起来,多少人受过他的照抚?这样的武林第一人,我们服气!”

“对!虽然我们哥几个在江湖上算不上什么,但绝不会像那些道貌岸然的小人,满口胡言,哄骗那些无知小儿。叶大侠的为人谁不知道,结果如今满武林的闲言碎语,真让人来气!”

几个大汉的性格倒是明显的爽利,像他们这样有些年纪的人,可是对早期的叶修盟主更有几分了解。

叶修是少年成名,一杆乌黑的战矛战破了那个江湖动荡的年代,奠定了现在的势力格局。而叶修的事迹一直流传下来,到如今反而更像传说。年轻人对待传说总是少了分真实,少了分亲近,少了分敬畏。

说书老人笑了笑,脸上的褶皱都透着股愉快的味道,似乎大汉们直白的支持话语让他很是愉悦。他没有再管其他,继续讲了下去“最近,一个新兴势力开始在江湖上崭露头角,而且一显露,就引起了各大门派的注意。其名为兴欣谷,而兴欣谷的谷主便是叶修。且不说叶修本人的影响力,谷中个中高手的实力也足以引人侧目了……”

说书老人的话还在继续,有不少感兴趣的人还凑了个趣,但驿站一角有个年轻人却转移了视线。

年轻人正是蓝雨阁黄少天,此刻,难得的安静坐着。
倒不是他不关心江湖,不关注叶修,而是他知道江湖离那些人还是太远了。

虽然每寸土地都有江湖的影子,每寸土地都有着尚武之人,但一些高手的厉害之处,层次之分倒不是很多人能够清楚的。

在他看来,那名老人还算是很睿智的,从自己知道的一些表层信息做出了很有几分深刻的判断。不过,现在的兴欣谷在他看来还只是个小苗,那些人是很有潜力,但太需要历练,需要成长了。就算领头人是叶修,也是很不轻松啊。

黄少天听到了些动静,驿站门口又来人了。应该是他要等的人。

不过他没有动声色,反而端起茶碗开始喝茶。

……

一行六人正在赶路,期间没有交流,很是静默。看他们的行进方向,应该是不远处的驿站。可能是目的地将要到了,一名有些阴霾的年轻人开口了,“金老大,你说的交易靠谱吗?雇我们去血岗杀人,但只杀些小喽啰,报酬有那么高?”

“自然是不做假的。我身为交易中介人,可很是注重信誉的。”瘦削的老者所言不虚,年轻人也就不再质疑。
不过这次的交易是有些诡异,老者在心里盘算着,雇主向他雇了五个杀手,不要求武功太高,但要有独自在血岗走一遭的能力。人齐后会有人带着他们去血岗,到后,只要尽可能的多杀一些小喽啰,就会有一笔丰厚的报酬。

表面上看,血岗这个崛起两三年的组织不是很强大,只是手段阴毒,有几个高手,但有传言说血岗的背后有朝中之人干涉。真真假假,也不是好动的。

不过,只是杀几个喽啰……这笔钱,实在是很浪费啊!
老者摇了摇头不再多做考虑,那不是他这个中介人需要关心的了。

前方的驿站也算是偏远,搭房木头看起来很陈旧,飘扬的旌旗也褪色了。是个好的接头地点。

等他们进入驿站,就暗自开始观察,说书的老人,围观的群众,结伴的旅人,孤身的侠客。每个人的神色都很正常,没什么人分给他们多余的目光。

“几位,这边坐。要来点什么?”打杂的小役招呼他们。
“一壶茶,两屉馒头。有小菜也上吧。”金老大带领众人坐了下来。
偏远的驿站没什么吃食,也没人在意。很快,东西就端上了。
众人好似忘记了任务,安心进食。

这时,桌上一个看起来白净腼腆的青年站起身够茶壶,瞧是壶中水还很足,青年伸长的胳膊还很弱的抖了一下,等他坐下的时候身子一滑,坐翻了长凳。茶壶和煮沸的茶水就一起朝角落的黄少天飞去。

黄少天侧身躲过了那个看起来就充满了预谋的茶壶。
在茶壶落地的破碎声中,走到了金老大一行人的桌前,“几位,聊聊?”

“当然可以。不过,小兄弟你可不要介怀啊,阿光这小子太嫩,毛手毛脚的什么都不懂。”金老大和善的笑着,还指了指那个打翻茶壶的青年。
被称作阿光的青年无辜的对黄少天笑了笑,甚是无害。
黄少天也不追问,就坐了下来。
闻声赶来的小役瞧了这架势,松了口气,不打架拆房子那就最好喽。

……

“老夫名为金林,不知小兄弟怎么称呼?”
金老大这桌在黄少天过来后就停下了筷子,沉默的听金老大说话。只有那个阿光捧着茶碗,一副呆呆的样子。
黄少天已经打量了他们些许时刻,和正常的中介团队没什么两样。此刻也不打机锋,直接报上了底细。

“我叫流木。金老大,你也不用再试探了,雇主派来接应的人是我。七月流火,人心也凉。”
听到正确的暗号,金老大敛了下眼睛,随后像什么也没发生似得,招呼黄少天喝茶。

……

其实黄少天就是一直未曾露面的雇主。神神秘秘地和金老大下了单,又简单伪装后来到这里。

事情要说到一年前。

黄少天应邀前往霸图,却在途中听说一件事。大致就是血岗的领头人带着他的手下谋害了一位在江湖中颇有声望的正派人士。那位老前辈名为翁老,武功算得上上乘,但本人却是无门无派,不知是如何历练出来的。
而翁老平素为人正直仁厚,江湖上若有纠纷,不少人都愿意听他一言,也化解过不少干戈,称得上令人敬重了。

在黄少天年少时,翁老还帮过他一次。因缘巧合,算是多了份交情,欠了份人情。
翁老为谁所杀?为什么遇害?黄少天便记在了心上。
大约八个月前,断断续续的调查有了确定结果,很麻烦的一个结果。
和血岗背后的人有关。

朝中有人想在江湖中掀出些风雨,可能是太平盛世过得太清闲,可能是野心太大图谋太多。总之,他们要先拔除一些阻力。而翁老就成了他们首要的目标。

他们应该还有其他的动作才对,黄少天冷静的思考到。就在那时,嘉世山庄突然发出庄主叶秋重伤,决定退隐的声明,还一并决定了新任庄主人选。

这一消息引起了轩然大波。

收到消息时,黄少天整个人都抖了抖,一面担心叶秋的状况,一面不能不怀疑叶秋是他们下手的第二个人选。
现在想来,当时也是担心的有些昏头。以叶秋的实力和地位,不是什么人可以轻易动摇的。翁老无门无派,就算声望比较高,出了事,只要做的人手脚隐秘些,一般的江湖义士也不会一直深究。

而叶秋不同。把水搅浑也要一步一步来,有脑子的人都不会直接对叶秋下手。

一定是另有隐情。

但不论如何,江湖是真的乱起来了。

自那之后,黄少天一直没有放松对血岗的观察,没什么大举动,却小动作不断。
有的危险,还是提前解决得好。
联系中介人,制定计划,再伪装好去接头,黄少天做的很平静。他一直独自行动,没有联系蓝雨阁。一来这算是他的私事,二来此事和朝廷有些关系,他不想多生枝节。

有的时候,事情说起来很麻烦,但结果很简单,杀掉某些人就可以了。雇几个杀手扰乱一下局面,血岗的领头人死得有个说辞就行。

不过黄少天也没打算太托大,倘若朝中那人真坐不住要开大招,那就是江湖各大门派共同的事了。

但是,准备期间发生的一件事让黄少天很是记挂。

叶修在‘重伤失踪’后,曾和他传过消息,简短的很,算是报了平安。
黄少天捏着那简明的纸条嘀咕。“我就知道叶秋你没有事,祸害遗千年嘛,以你的无耻肯定能活很久……”
还知道给我说一声,不枉我把你当兄弟。
黄少天磨了磨他的小虎牙,在烧掉纸条后拎起了传信的鸽子。灰蓝色的短羽伏在身上,不知飞了多远,有的地方炸了起来。胖乎乎的很可爱嘛,不把你还给老叶了,再养胖点就吃掉你。

后来,叶修成立了兴欣谷,又在江湖挂上了号,就一纸飞书要和他一起去血岗。
黄少天当时可是吓了一跳,为什么叶修会知道这件事,什么时候风声走露了不成。连叶修对他隐瞒姓名这件事都没来得及计较。
“少天,哥有哥的消息渠道。不用担心,事情没有泄露。怎么样,一起啊?”
“不怎么样,一起什么一起。本剑圣是蓝雨阁的人,少在这给我套近乎。老叶你个伤残人士给我回去躺着,别来添麻烦。再说了,知道我去血岗,不知道我去干嘛?万一那群人见到你,给你来上一刀呢。就你那个嘲讽脸,没事都能找点事出来。江湖是非多,叶大神知不知道?没事别胡闹,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本剑圣还能解决不了么?老叶你敢小瞧我,回来战上三百回合!”
黄少天写了满满一页,塞回了鸽子腿上。

情况说是说了,但叶修一旦决定了的事,很少会改变。
这个家伙想干嘛啊,因为他,最近江湖都够乱的了,血岗又没什么重要的,干嘛这次非要跟过来。黄少天叹了口气,这家伙能不能让人省点心啊。

……

“呵呵,流木小兄弟,那老夫就送到这了。祝你们一行顺利。”众人休息后在驿站门口分别。
金老大还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样。
这老头是不是信奉和气生财啊,生意人啊生意人,黄少天也没闲着,不能说话就在心里嘀嘀咕咕。
“事后雇主会送去剩下的费用。”黄少天面无表情。转过头打算带人离开。

“等等,这小子也去?”那名表情阴霾的年轻人开口,阻止了其他人的动作,语气有些微不可置信。
其他人都把目光转了过来。被众人目光洗礼的阿光有些手忙脚乱,“啊!是说…我啊?我去啊,金叔雇佣的我啊。”
“金老大,这不是你带着的人么?怎么,他是个杀手?”另一名男子出声询问,也没有理会阿光,直接看向金老大。显然,他们都持有怀疑。
“咳咳,这次任务没有合作,你们都是单独行动,老夫事先就没有说太多。你们一共是5个人。阿光当然也是其中之一。”金老大开口解释,“虽然这小子干这行不久,不过身手和任务完成度都很高,是被人推荐过来的,你们不用质疑。”
听金老大提到单独行动,几人也没了心思,他们还没兴趣管别人。

黄少天到觉得挺有意思,那小子的身形和走路姿势一看就是个练家子,在驿站里洞察力也不弱。不过脸干净幼稚,性格更是呆。这个人不是小白,就是有鬼。
“你叫阿光?”
“是啊,神说要有光!”阿光好像对自己的代号很满意,难得有些兴奋。
呵呵,这年头小白同志真是深藏不漏。黄少天心情复杂得点点头。
“就这些吧。金老大,告辞。”

……

几日后。
大树林。
“今天应该找不到客栈了,大家准备准备,露宿一晚吧。”黄少天看着前方影影绰绰的树木,开口。
所有人都动了起来,但一片寂静。
就像这几天一样。
靠!杀手都是不说话的吗?难道沉默冷酷很流行吗?黄少天感觉自己有点内伤。

哦,也不都是。

阿光抓着一只野鸡的脖子走了过来。那只野鸡明显还没死,正在奋力地扑腾翅膀,毛都掉了好几根。
周围也没人理他。各自休息各自的。
本来,几个陌生的杀手一起上路,沟通交流都显得别扭,更别说在明知对方身份和任务内容的情况下通力合作,组成团队。

“咦,你们不吃饭的么?”阿光看了看众人,最后望向黄少天。
“随意,吃干粮也可以的。”
“林子里应该烤鸡,烤兔子啊。怎么没人生篝火?”
自说自话啊这家伙。“……你想去就去。”
“哦。”阿光一伸手,把手里的鸡递给黄少天。“帮我看一下,这不老实的家伙总想跑。”
说着就要去周围捡木柴。
小白就是小白,说起话很是理所当然。为什么你能在树林里抓到野鸡啊,不科学的好吧。黄少天拎着那只野鸡,和它大眼瞪小眼。
哎,他看了一会儿,干脆利落的扭断了野鸡脖子,扔到了一棵树下。

晚上

当阿光又一次从黄少天面前晃过去时,黄少天故作不耐地开口,“你小子怎么总跟着我?”
“你话比较多啊。”
阿光说的无比自然,黄少天被他这一句话气的差点背过气去,合着自己这么些天伪装性格,减少说话得到的就是一个话比较多的标签?你妹啊!你才话多好不好!是你在一直追着我说话的,小白了不起啊!笑起来这么腼腆,我怎么没早发现你小子这么好意思!
“你看他们都不说话的。”阿光一脸遗憾的看着其他人。
呵呵,老子再理你我就是傻。黄少天高冷地转过了头。

……

几日赶路,众人来到了血岗附近的一个小镇。
“就是这里了。”黄少天看了众人一眼。
“怎么安排?”
“今晚子时行动。你们各自出发,按照自己的习惯干掉一些无关紧要的人便好,招式杂一些。把动静弄大点。大家都是职业的,清楚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血岗的守备看起来很是平常,黄少天一席黑衣,轻巧的在屋宇间穿梭,按照事先打听好的位置,他找到了其中一个领头人的房间。那几个杀手的行动可能还没开始,黄少天看着屋里人安定的在那看书。
忽然,一阵清风刮过,烛火恍惚了几下,屋中人貌似要去关窗,就见一阵破风声后屋子暗了下来,一切归于沉寂。
把握机会,一击必杀。
这次来,黄少天为了掩饰身份,并没有带剑,而是拿了两把长匕首。落实了杀手这一名声。

几个起落后,黄少天到了另一人屋檐上。掀开一片瓦块,向内望,屋里灯火明亮,却没有人影。怎么回事?他皱了皱眉,再一细看,床帐被放了下来,还有两双鞋在床前。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个鬼啊,本剑圣是来杀人的好不好,他们在那里春光敛艳的关我什么事!啧,速战速决。
黄少天闪身进了屋子,拔出匕首,直取床帷。
“谁?”
屋中响起一道阴厉的声音,一名男子从床上翻下拿刀挡住了匕首。
没遇到过杀手吗,我刀子都亮出来了,你说我谁?黄少天出招利落,一般人哪是对手,几个回合就刀落人倒。

他看向床上,还有一个人。
不是目标就算了吧,他的目的又不是杀人这么简单。拔除爪牙,予以震慑。事情传开才好,又没人识得他,还要杀人灭口。
黄少天转身,床上那个半天没有声响好像是吓傻了的人却出声了,“呦,还想走啊?”
一个女人走了下来,脸色淡定,颇有猫戏耗子的意思。
x的,忘了,血岗高层还有个女人来着。谁知道你们是姘头啊。黄少天没出声,转身就斜出一剑,出其不意,把匕首都舞出了残影。
本该一击必杀的,那女人竟然没事。
“血岗用毒,我以为你会知道呢?”那女人悠闲的倚在桌上,“你们这些杀手啊,一点素质都没有,哎,我来教教你啊~”
黄少天这才感觉到自己浑身发麻,动作不畅。应该是这屋里的熏香,有致人麻痹的效果。他刚刚在屋檐上就中招了。血岗中人用毒,在自己身上也用,为的就是抗药性和现在的情况。
“呵呵”那女人笑着走进,从腰间摸出一条鞭子,开始在黄少天身上比划。

……

“噗”一道血线飞溅出来,刚刚还一脸笑容女人砰的倒地。
“诶,是你啊?”手持短刃的神说要有光站在女人身后。
“你怎么不动啊?怎么了嘛?”阿光甩了甩刀刃上的血,开始戳站在原地的黄少天。

“我没事。你手拿开。”
阿光全然没去理会黄少天那冷淡的语气,露出了个腼腆无辜的笑,“怎么啦?”
“你说呢?老!叶!”黄少天拍开了叶修戳到他腰上的手。“装新人很过瘾是吧,你也不看看你自己,还天天一脸无辜害羞,你好意思吗你?以前你就骗我,名字不告诉我,受伤也不告诉我,现在你还骗我,朋友没得做了!”
“别啊,少天大大。”叶修见人认出了自己,也不继续装下去,“我这不是有原因吗?没要故意骗你。以后你想知道什么,就问我啊。”
“哼”黄少天撇撇嘴,也没真现在就和人计较。
“你还计划什么了?”
“真没有,我就是跟着你来的。”
“哦,那我去把剩下的解决了。区区一个血岗,本剑圣竟然出了岔子,让人知道我还用不用混了…”
“哎哎”叶修一把拽住人,“剩下的我都解决了。”
“那走吧。”黄少天转身就走,叶修一看就知道人这是还有事等他解释呢,话都少了。

等到了血岗外,叶修拉住了兀自走个不停的黄少天。
“老叶,几个意思?”黄少天看了看叶修,又瞅瞅他还没放开的手。
叶修沉默了会,好像把眼前这个人仔细地看了一遍,开口,“以后有事我会先告诉你的。”他说的认真,看人的眼光也认真诚挚,透着深情。
黄少天有点措手不及,感觉自己被盯得都有点脸红,不过,他还是一脸坦诚地望了回去,“你说的。不许反悔。”
“不反悔。”

“唔,这还差不多。话说,老叶你怎么一上来就开大,这算不算表白啊,不是吧,你连个我喜欢你都不说就想把本剑圣带走了?!”叶修听人嘀嘀咕咕地说了会什么,突然又闹腾起来。
“呵,剑圣大大不都答应了么。”叶修挺乐得看黄少天咋胡,自家的怎么看怎么可爱。不过…他伸出手把人揽在怀里,“我记得剑圣大大说过让我这个伤残人士不要来添麻烦,现在,我是不是多生是非?是不是胡闹了呢?嗯~”

正还说个不停黄少天突然僵住一瞬,然后,“你没有胡闹,那你是想说我胡闹喽?!我才不会被那么几个人伤到呢,老叶你以为你不来,我就解决不了那个女人吗?靠,怎么可能!那点麻痹效果根本困不住我的好吗!你是小瞧我吗?”说是这么说,黄少天也知道自己刚刚害人担心了,就在人怀里讨好地蹭了蹭。结果就听到那人懒散又带点低沉的声音,“呵呵,怎么会小瞧你,就是想和你大战三百回合啊。”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
本来只是想写老叶装无辜纯良的小新人和题目里的那句话的,唔,感觉没苏出来,还扯了个大框架。嘛,感谢喜欢。


评论(8)

热度(26)